Daily Devotion 每日靈糧

傳道要傳道

耶穌叫齊了十二個門徒,給他們能力、權柄,制伏一切的鬼,醫治各樣的病, 又差遣他們去宣傳神國 的道 ,醫治病人, 對他們說:「行路的時候,不要帶柺杖和口袋,不要帶食物和銀子,也不要帶兩件褂子。 無論進哪一家,就住在那裏,也從那裏起行。 凡不接待你們的,你們離開那城的時候,要把腳上的塵土跺下去,見證他們的不是。」 門徒就出去,走遍各鄉宣傳福音,到處治病。 路加福音 9:1‭-‬6 <------申------> 耶穌教導門徒傳道。我們都是耶穌的門徒, 我想這裡可以學習三點: 1) 傳道的核心是傳道, 好像沒說, 但主前後說了兩次: "傳神國的道"即"傳福音"。這是必須的, 如果有"傳"而沒有"道", 就不是傳道。神國是將來的榮耀復活國度, 福音是進神國的唯一途徑,就是耶穌十字架的救贖。因為神國是完全聖潔的,罪和罪人無法進去, 除非靠耶穌的血洗淨。傳此真道, 才是衷心。2) 耶穌為叫門徒傳道有果效, 又應許了能力和權柄,彰顯於趕鬼和醫病。這些是神國的能力,以證明所傳的道。現代人對神跡多不信, 但我們相信聖經記載的,特別是耶穌所行的; 同時以信心期待神在今時改變人心的奇蹟。3)傳道的人必須信靠神的供應。主要門徒不帶備用的物品, 一是要他們專心, 二是要他們憑信心。今天我們能否相信和遵行耶穌的話: 有衣有食就當知足, 其餘的擺在神國的事工上?最後, 耶穌也要我們以積極的態度面對傳道中的困難。肯定有很多人不接受福音, 耶穌的態度很坦然: 宣告神的不悅,然後繼續傳道。求神在我們當中興起更多委身在傳福音上的門徒。

靠麵包活著就夠了嗎

耶穌被聖靈充滿,從 約旦河 回來,聖靈將他引到曠野, 四十天受魔鬼的試探。那些日子沒有吃甚麼;日子滿了,他就餓了。 魔鬼對他說:「你若是神的兒子,可以吩咐這塊石頭變成食物。」 耶穌回答說:「 經上 記着說:『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, 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 。』」 路加福音 4:1‭-‬4 <------申------> 物質世界的誘惑如此大, 主耶穌在開始傳天國福音也要面對它的挑戰。耶穌不要給人"站著說話不腰痛"的感覺, 所以他親身主動經歷饑餓,而且是人的極限(40天禁食, 中國人說"辟穀")。這時耶穌的身體在死亡的邊緣, 他拒絕魔鬼的誘惑,可見他說的"活著"絕不是肉體而已, 而是真正的活---與神聯合---活在神的真理裡面。耶穌不單用聖經抵擋了魔鬼的誘惑,而且真正遵行了聖經的教導。他正是聖經的道成肉身, 我們主和拯救。魔鬼誘惑厲害之處不止是肉體的, 而且是直接挑戰了耶穌的核心信念---"如果你是神的兒子"。我們的信仰是否一定取決於我們的境遇和舒適呢?我們信神, 就一定會得地上的好處嗎?當耶穌經歷試探時, 他的信沒有給他帶來物質上的好處。這是我們也應該準備面對的! 但神為了不叫我們跌倒, 也時常供應我們肉身的需要。求神幫助我們愛慕祂的話, 每天親近神, 得豐富的靈糧。同時, 讓我們看到魔鬼在不停地用世界上的慾望引誘我們, 只有耶穌能救我們,因他已得勝一切仇敵。

你的話是我的拯救

耶和華啊,願我的呼籲達到你面前, 照你的話賜我悟性。 願我的懇求達到你面前, 照你的話搭救我。 願我的嘴發出讚美的話, 因為你將律例教訓我。 願我的舌頭歌唱你的話, 因你一切的命令盡都公義。 願你用手幫助我, 因我揀選了你的訓詞。 耶和華啊,我切慕你的救恩! 你的律法也是我所喜愛的。 願我的性命存活,得以讚美你! 願你的典章幫助我! 我如亡羊走迷了路,求你尋找僕人, 因我不忘記你的命令。 詩篇 119:169‭-‬176 <------ 申 ------> 詩篇119是聖經裡最長的詩, 這次讀到末了感動到我的是: 神的話是拯救的根基, 而不單單是知識和理論。詩人認為罪人得救與神的話分不開, 他說: "照你的話搭救我...我切慕你的救恩...求你尋找僕人(如迷羊), 因我不忘記你的命令"。願神的話光照我們的內心, 看見自己的罪。但是, 我們不必害怕或逃避, 讓我們都來到耶穌的福音裡, 因為他的十字架正是整本聖經啟示的!耶穌我們的主是照聖經所言, 為我們的罪死了, 又照聖經從死裡復活了。神的典章和命令到成為我們的安慰,因為耶穌替我們完成了。他是真正的好牧人, 為我們捨命, 把我們這些迷羊帶回神的家。如今, 求神幫助我們把他的話記在心裡, 行在外面, 不得罪神。

我們的神豈是偶像

耶和華啊,榮耀不要歸與我們, 不要歸與我們; 要因你的慈愛和誠實歸在你的名下! 為何容外邦人說: 他們的神在哪裏呢? 然而,我們的神在天上, 都隨自己的意旨行事。 他們的偶像是金的,銀的, 是人手所造的, 有口卻不能言, 有眼卻不能看, 有耳卻不能聽, 有鼻卻不能聞, 有手卻不能摸, 有腳卻不能走, 有喉嚨也不能出聲。 造他的要和他一樣; 凡靠他的也要如此。 詩篇 115:1‭-‬8 <------申------> 當我們說"榮耀歸於神"時, 是因為神的作為(不是人的), 這裡說是神的慈愛和誠實,對舊約的以色列人來說, 指神對立約的信實。無論是亞伯拉罕,摩西, 或大衛之約, 神都按約恩待他們,在歷史中都成就了: 亞伯拉罕的子孫多如海沙, 以色列人因摩西律法得福或禍, 猶大家一直有大衛的子孫作王。然而, 詩人寫作時, 似乎這一切都看不見了, 可能是被巴比倫殺擄的時期, 外邦人在嘲笑說"你們的神在哪裡?" 詩人面對失敗如何回答呢?他堅定說: 我們的神在天上! 神在那裏掌權, 這是在承認: 以色列人的失敗不是因為他們的神軟弱, 而是因為他們犯了罪, 惹了神的憤怒, 使災害臨到。對於外邦人所拜的偶像, 詩人嗤之以鼻。難道以色列的神不是人造的嗎?難道祂有眼可見, 有耳可聽, 有鼻可聞嗎?難道祂是人嗎?詩人憑信心在期待彌賽亞的來到。是的, 我們的神已經來了, 他的名字叫耶穌, 只有他來看到我們的苦境,聽到我們的呼求。他講話就讓瞎眼得看見, 聾子得聽見, 瘸子得行走。最重要的, 死人得復活, 罪人得赦免。如今, 願我們在基督裡一起誇勝, 他勝過死亡我們就不再懼怕, 他勝過罪我們就活出聖潔。凡依靠和跟隨耶穌的,就有光照在人前。我們就是他的見證。

大衛晚歌

人睡醒了,怎樣看夢; 主啊,你醒了也必照樣輕看他們的影像。 因而,我心裏發酸, 肺腑被刺。 我這樣愚昧無知, 在你面前如畜類一般。 然而,我常與你同在; 你攙着我的右手。 你要以你的訓言引導我, 以後必接我到榮耀裏。 除你以外,在天上我有誰呢? 除你以外,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。 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; 但神是我心裏的力量, 又是我的福分,直到永遠。 詩篇 73:20‭-‬26 <------申------> 诗篇73是大衛詩集的結束,應該是他對人生的總結。首先, 大衛在人生中經歷許多惡人的逼迫, 最嚴重的是先王掃羅。大衛對惡人的總結是, 他們在神面前好像夢一樣很快就消失了, 即使他們在地富貴長壽, 在神眼中不過是曇花一現, 如夢而逝。2) 大衛感受到自己的有限, 吐露內心的苦楚, 無知而找不到意義, 好像牲畜一樣。人生的苦與空不是現代人獨有, 大衛都深感其痛。3) 他的出路是上帝: 神與他同在, 神祝福他的工作(治理全國), 神賜他話語成為心裡的力量。而且, 他有永生的確據--神必會接他到榮耀(的復活)裡。最後, 大衛在年近古夕, 經歷到自己的身體天天衰殘, 卻持定永恆福份--神自己。感謝神, 這是老年的大衛對一生的寫照, 可以和詩篇23對比來看。 求神也賜我們這樣豐盛的生命, 更深地經歷神的同在。

被知己出賣

原來不是仇敵辱罵我, 若是仇敵,還可忍耐; 也不是恨我的人向我狂大, 若是恨我的人就必躲避他。 不料是你;你原與我平等, 是我的同伴,是我知己的朋友! 我們素常彼此談論,以為甘甜; 我們與羣眾在神的殿中同行。 願死亡忽然臨到他們! 願他們活活地下入陰間! 因為他們的住處,他們的心中,都是邪惡。 至於我,我要求告神; 耶和華必拯救我。 詩篇 55:12‭-‬16 <------申------> 人生中總會遇到與自己為敵之人, 但如果就是身邊的友人甚至親人, 我們會如何面對? 大衛在此詩中表達了這種境遇。不清楚他指誰, 但他的痛苦是加倍的。大衛經歷中, 有很多至近的人反目成仇, 最有可能的是兒子押沙龍。原本是他最喜愛的兒子, 應該是繼承王位的, 卻反叛欲弒父取而代之。聞之死訊,大衛痛哭, 幾乎不顧社稷。但這裡說此人與他平等, 乃知己。人會出賣朋友或親人, 無非是被更大的利益驅使。耶穌用此暗指出賣他的門徒猶大, 而且用親吻問安的方式。這是人類最可悲, 最黑暗的時刻--利用親密和信賴, 為利賣友。耶穌早知如此, 仍然定意遵行父的旨意, 甘心走入圈套。都因為他愛我們這些無法走出罪之圈套的人。神的愛超過諸天! 求神幫助我們晝夜思想明白耶穌的愛, 給我們力量跟隨主的腳步, 服事神, 不計較自己的得失, 只求榮神益人。

罪人不認識神

愚頑人心裏說:沒有神。 他們都是邪惡,行了可憎惡的罪孽; 沒有一個人行善。 神從天上垂看世人,要看有明白的沒有? 有尋求他的沒有? 他們各人都退後,一同變為污穢; 並沒有行善的,連一個也沒有。 作孽的沒有知識嗎? 他們吞吃我的百姓如同吃飯一樣,並不求告神。 詩篇 53:1‭-‬4 <------申------> 罪人認為沒有神, 我們何嘗不也是否認神?因為我們犯罪, 事後要躲避神的審判, 乾脆騙自己說: 沒有神! 實際是離棄神。詩人說"連一個行善的都沒有"。這就是人的光景。還有兩件錯事: 1) 屬世界的人會逼迫神的百姓。我們信主的人需要有受苦的心志, 這也是效法基督。2) 罪人不求告神, 即不禱告, 我們應該正相反--不住地禱告。如果我們不禱告, 會變得與不信的無異。感謝神把我們從死亡的國度帶入祂愛子的國度, 求神使我們的內心和行為都更新, 與世人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