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ily Devotion 每日靈糧

生命樹

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,明亮如水晶,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。 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,結十二樣 果子,每月都結果子;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。 以後再沒有咒詛;在城裏有神和羔羊的寶座;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, 也要見他的面。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。 不再有黑夜;他們也不用燈光、日光,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。他們要作王,直到永永遠遠。
啟示錄 22:1‭-‬5

<—————申————>

聖經最後一章提到生命樹,正是回應創世記開始時、人還沒有犯罪,神就已經為人類預備的生命。它代表了永恆的生命,沒有罪和死亡在、人與神同在直到永遠,好的無比。聖經如此前後呼應,說明作者有從始至終的安排,一切都會照神的旨意成就。而且神起初為人預備的並沒有因為人的背叛而失效,因為耶穌成為了我們的拯救、洗淨了我們所有的罪,償還了我們欠神的債。感謝神的預備!只有羔羊配得與神一同受敬拜。得救的人頭上有神的名字,代表他們是屬基督的、是神的選民。他們活著就是代表基督,生命有耶穌聖潔的樣式。這實在值得我們注意,反省自己是否一舉一動都有基督的樣式。最後,信徒在神的永恆裡要作王、與基督同作王,何等榮耀!

新耶路撒冷是我們的家

我未見城內有殿,因主神-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。 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;因有神的榮耀光照,又有羔羊為城的燈。 列國要在城的光裏行走;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。 城門白晝總不關閉,在那裏原沒有黑夜。 人必將列國的榮耀、尊貴歸與那城。 凡不潔淨的,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,總不得進那城;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 才得進去 。
啟示錄 21:22‭-27

<————🈸—————>

什麼是我們信徒永恆的居所?根據約翰,就是新耶路撒冷城。聖經把它稱作城,說明它與我們現在的居所有類似之處。但同時它又很不同。例如,城裡沒有殿,而神自己和主耶穌(羔羊)就是殿,那真正永恆的殿。可見,舊約的殿只是一個影子,所代表的是神與人同在。所以,新約時代不再需要聖殿。借著聖靈,我們住在神裡面,神也住在我們裡面。新天新地更是如此,神自己在城的中心、與復活的人同在到永遠。神自己的榮耀成為了人的光,就不再需要日月燈了。神是聖潔的,祂國裡也是聖潔,有罪的人不能進入。顯然不是所有人都得救,許多人要被關在門外,經歷神審判的怒氣。什麼人能進去呢?名字在生命冊上的人。這說明了神在永恆中揀選了自己的子民,在耶穌的受苦中救了我們。神也要保守我們到明天,都不失落。如果我們還沒有相信他,不要再等待了!離棄黑暗,進入光明才能永遠安息在神的恩典裡。

大巴比倫被審判

此後,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,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。 他大聲喊着說: 巴比倫 大城傾倒了!傾倒了! 成了鬼魔的住處 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 , 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。 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。 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; 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。 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: 我的民哪,你們要從那城出來, 免得與她一同有罪,受她所受的災殃; 因她的罪惡滔天; 她的不義,神已經想起來了。 她怎樣待人,也要怎樣待她, 按她所行的加倍地報應她; 用她調酒的杯加倍地調給她 喝 。
啟示錄 18:1‭-6

<—————🈸—————>

今天看的經文對在受逼迫的信徒來說,可謂大快人心!神終於差派天使來宣告對大巴比倫的審判。這大巴比倫是抵擋神的勢力在地上的老巢,是魔鬼聚集之地、一切罪惡的中心。因為它有強大的靈界力量,所以神給那天使大權柄才能剿滅魔鬼的。我們要仔細觀察它:首先,它不一定是個具體的城、國或組織。它有極大的魔力,以致地上全部有權勢的都與它“行淫”,指錯誤的信仰和不道德的行為。這些勢力背後有魔鬼的能力,表面有極大的財力。在這樣的敵基督逼迫和誘惑之下,能夠不沾染罪惡,是極其不容易的、必然要受苦。神命令我們要從那城裡“出來”,這也不一定是要離開某個地方,而是信仰上持定聖經啟示的,不同流合污。忠心的門徒也有殉道的,而且他們的靈魂向神呼求。從地上看,似乎教會快不行了,但神在這裡借天使宣告的是大巴比倫的滅亡。神的審判必然來臨!我們得贖的日子一天天近了?祂是信實的,必要成就這事。

得勝之王、萬王之王

我觀看,見天開了。有一匹白馬,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,他審判,爭戰,都按着公義。 他的眼睛如火焰,他頭上戴着許多冠冕;又有寫着的名字,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。 他穿着濺了血的衣服;他的名稱為神之道。 在天上的眾軍騎着白馬,穿着細麻衣,又白又潔,跟隨他。 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,可以擊殺列國。他必用鐵杖轄管 他們,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。 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着說:「萬王之王,萬主之主。」
啟示錄 19:11‭-‬16

<—————🈸—————>

這位最後的得勝者是誰?雖然沒有明說,毫無疑問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。他是騎白馬來,是得勝將軍的樣式。耶穌在地上事工末期騎的是驢駒進耶路撒冷,代表了另一種得勝~通過謙卑和受苦成就的對選民的拯救。他最明顯的特徵是誠信,他不惜代價完成神的應許。耶穌在世行的每件事都有作者的解釋“這就應驗了神的話”。有意思的是,他有很多冠冕和名字是人不知道的。聖經對神有很多稱號都可以用在耶穌身上,例如“永在的父”、“和平之君”、“神的羔羊”、“全能神”等等。但有很多是我們不知道的,說明我們對主耶穌的認識太少了!在永恆中我們會用無限的時間去認識神,因為祂是無限的。但是,約翰叫出一個名字:“神之道”,正如約翰在他福音書開始時說:“太初有道,道也神同在,道就是神。”後來,“道成了肉身”就是耶穌。道所強調是神的話,難怪約翰看到“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,可以擊殺列國”。我們現在征戰的敵人是屬靈界的勢力,神給我們唯一的武器就是神的道。我們如果不每天、時刻住在神的話裡(晝夜思想學習),就必然在魔鬼面前連連敗陣。感謝神,主耶穌最後必然得勝,因為他從死裡復活,神給他的名字是“萬王之王”。求神憐憫我們不失腳,與祂兒子一同得勝。

大巴比倫被審判

此後,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,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。 他大聲喊着說: 巴比倫 大城傾倒了!傾倒了! 成了鬼魔的住處 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 , 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。 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。 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; 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。 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: 我的民哪,你們要從那城出來, 免得與她一同有罪,受她所受的災殃; 因她的罪惡滔天; 她的不義,神已經想起來了。 她怎樣待人,也要怎樣待她, 按她所行的加倍地報應她; 用她調酒的杯加倍地調給她 喝 。
啟示錄 18:1‭-6

<—————🈸—————>

今天看的經文對在受逼迫的信徒來說,可謂大快人心!神終於差派天使來宣告對大巴比倫的審判。這大巴比倫是抵擋神的勢力在地上的老巢,是魔鬼聚集之地、一切罪惡的中心。因為它有強大的靈界力量,所以神給那天使大權柄才能剿滅魔鬼的。我們要仔細觀察它:首先,它不一定是個具體的城、國或組織。它有極大的魔力,以致地上全部有權勢的都與它“行淫”,指錯誤的信仰和不道德的行為。這些勢力背後有魔鬼的能力,表面有極大的財力。在這樣的敵基督逼迫和誘惑之下,能夠不沾染罪惡,是極其不容易的、必然要受苦。神命令我們要從那城裡“出來”,這也不一定是要離開某個地方,而是信仰上持定聖經啟示的,不同流合污。忠心的門徒也有殉道的,而且他們的靈魂向神呼求。從地上看,似乎教會快不行了,但神在這裡借天使宣告的是大巴比倫的滅亡。神的審判必然來臨!我們得贖的日子一天天近了?祂是信實的,必要成就這事。

十四萬四千人唱新歌

他們在寶座前,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,彷彿是新歌;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,沒有人能學這歌。 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,他們原是童身。羔羊無論往哪裏去,他們都跟隨他。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,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。 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;他們是沒有瑕疵的。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,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,就是各國、各族、各方、各民。 他大聲說:「應當敬畏神,將榮耀歸給他!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。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。」 又有第二位天使接着說:「叫萬民喝邪淫、大怒之酒的 巴比倫 大城傾倒了!傾倒了!」
啟示錄 14:3‭-‬8

<—————🈸—————>

上次看到這十四萬四千人是在第七章,這裡又出現,說明不同的異象很可能在描述同樣的時期和事件。記得144,000是12支派 * 每支派12000人,十二是人的完全。144000是神要拯救的完全數目,感謝神的完全計劃。他們在神面前唱新歌,而且四活物和24長老也在。這些活物在第四章裡敬拜神,強調的是神的創造。所以,新歌是被救贖的感恩,創造的主成為我們的救主。只有這144000人能夠唱這歌,因為只有他們是蒙拯救的,連天使也無法參與,更不要提不信的人了。此外,信徒的特徵是童身,這也是屬靈的,不是肉身的。因為神的仇敵大巴比倫的罪就是以淫亂為代表,象徵了信仰上的不忠貞,生命中有很多偶像代替了神。他們卻一直單單對耶穌忠心、跟隨他到底。他們得救並非靠自己的義,因為這裡說“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”,當然是主耶穌用他的血贖回的。感謝神!最後,約翰每次提到這144000人,馬上就看到另一幅畫面:很多人因福音從各國、各方中被救出來。神要我們明白,兩者指的是一回事:這144000人就是那些各國中得救的人,而12×12000代表了神的救贖計劃都在神主權之下。
求神使我們信心堅定,在苦難中也不懷疑神的主權、忠於救主耶穌到底。

在神面前的事奉

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,因為這是給了外邦人的;他們要踐踏聖城四十二個月。 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,穿着毛衣,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。」 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,兩個燈臺,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。 這二人有權柄,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叫天閉塞不下雨;又有權柄叫水變為血,並且能隨時隨意用各樣的災殃攻擊世界。 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,那從無底坑裏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,並且得勝,把他們殺了。
啟示錄 11:2‭-‬4‭, ‬6‭-‬7

<—————🈸—————>

明白啟示錄的一個關鍵是建立在對舊約和新約的正確理解上。這章的核心是搞清楚兩個見證人是誰。首先,他們事奉的時間是42個月或1260天,也就是三年半。這正是啟示錄裡反复提到:主耶穌被提升天直到最後得勝的時間(見12章,13:5)。當然,這也是象徵性的時間,是神的計劃安排,因為祂顧惜自己的選民,為了讓他們能夠忍受苦難,把時間縮短了。所以,這二人事奉的時間在人的歷史中有很長的跨度,到現在已經近二千年了。因此,他們不是歷史中的兩個人,而是代表了新約教會。為什麼是兩個人呢?可能與耶穌差門徒兩個兩個出去傳道有關。他們的工作就是傳道,無論得時不得時。他們的其它特徵:1)穿毛衣,好像施洗約翰。指出人的罪,要人悔改。2)他們是燈台,是神聖潔的見證。3)他們叫天不下雨,好像以利亞。他是非常注重禱告的人。4)他們叫水變為血,好像摩西,他是極為謙卑、以致被神大大使用的人。最後,他們工作結束是因為無底坑裡上來的獸(魔鬼)。他們在末後受到魔鬼極大的迫害,甚至到死。但神又讓他們從死裡復活,感謝神!教會能夠在末世繼續傳道,全然因為神復活的恩典和能力,否則我們早就喪膽了。